2019. 07. 09

夏日消暑不忘助人、环保与安全(撰文:林冠良)   在香港夏天可以参与的消闲活动很多, 对学生来说悠长的暑假可以约三几名朋友游水打波、报读一些益智的进修课程、参加康体训练活动、去旅游轻松的避一下暑或者结合学习的游学见识一下世界,甚至留在家中在冷气房中看电视上网打电玩也好,只要对身心有所裨益就好了。至于打工一族,沒有暑假,夏天消暑的选择不多,办公室文职人员在有空调的工作间仍是埋头苦幹,要外勤或在户外工作的就要承受烈日或闷热的天气。   关怀身边人 尊重大自然    香港的整体生活条件超越很多国际城市水平,朋友感受到炎热天气,可以躲在冷气房、喝杯冷饮,但香港仍然有不少人住在劏房或狭小闷热的空间,据资料估计,香港有超过2.4 万个低收入住户,2017 年的青年贫穷人口达12.2 万,并有17.7 万名儿童生活于「贫穷缐」下,我们在享受悠闲暑假或消暑活动时,不妨关注一下社会问题,关怀一下身边的人,还可考虑一下如何利用假期做些对社区有建设的事,例如参与一些义务工作,帮助有需要的人。    这几年天气越来越极端,常听到外国有极犟颱风、破纪录的高温,还有特大雨灾、旱灾等等造成人命财产损失,这些都可能受全球气候变化影响。香港算是福地,在颱风季节偶然有烈风暴雨造成不便,但庆幸都不像外国那样构成严重灾害。然而我们在享受空调、冷饮,以至平日生活的衣食住行时, 有沒有顾及我们的「炭足印」、「水足迹」和对自然环境的影响?环保不是一场运动, 而是生活的态度和对大自然的尊重,大家可趁炎炎夏日,反思和体会一下,自己与环境的关係。   消暑炎夏季 缔造假期乐    还有一些青年朋友在暑假做暑期工,一边赚些零用、一边增加社会经验。这也是笔者少年时了解成人世界的人际关係、磨练人生阅歷的途径。然而香港和世界其他社会一样有坏人和骗子,骗徒经常利用青年人入世未深和求职心切,诱使他们走水货、卖私烟甚至是走私贩毒,另一些是贷款陷阱和网上骗局等等,骗取他们的金钱或令他们陷入犯法圈套,影响一生。所以要提高警觉,有怀疑就要与家人师长商量,工会的维权或劳资关係部门都可以给予大家意见。    记得有首歌的歌词是这样的:「盼望着假期,盼望着明天,盼望长大的童年,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盼望长大的童年。」小时候盼望暑假,长大后在职场工作也盼望假期,无论有沒有暑假或多少年假,每年都有一次夏天,在夏日寻找甚么类型的消暑活动也好,学生或文职专业僱员都可以选择以安全、助人和环保的角度度过。 (原文刊于《文专荟》160期「宣之言」) 

1

2019. 07. 09

会刊(PDF) 第160期 第159期 第158期 第157期 第156期 第155期 第154期 第153期 第152期 第151期 第150期 第149期 第148期 第147期 第146期 第145期 第144期 第143期 第142期 第141期 第140期 第139期  

2019. 06. 13

拆解《逃犯条例》的三个害怕(撰文:林冠良)   相信除了一些立坏心肠、恶意抹黑的政客外,大多数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人都是来自恐惧的情绪。害怕被无故「送中」、害怕因批评内地政府或共产党后会被遣返大陆。甚至有政客说这条例通过后,港人身家性命财产都不保,随时被送返大陆和资产被充公。这些恐吓极尽歪曲之能,在反对派犟力宣传下的确令一些市民忧虑,但是这些害怕和担心在逻辑上和事实上都是站不住,从以下三点看,大家就明白《逃犯条例》不是洪水猛兽,反而是保护港人和彰显公义法治的法例。   一、害怕无故被移交   条例很清晰的是针对犯罪行为,被移交是因为涉及犯罪或已被定罪的行为。条例明确规定只有37类罪行会被移交。而申请引渡的门槛,亦由最初建议判入狱1年或以上罪行,提高至可判监7年或以上的公诉罪行才应用。   如果有人对你说,你和你的亲友都有可能被移交,他是假设你和你的亲友在内地犯了可判7年以上的罪行,这假设成立吗?还是他用谎言恐吓你呢?   二、害怕因批评内地被移交   条例是「港人港罪港审」,如果香港人在香港批评内地在香港并不犯法,便沒有移交的法理基础。港人关注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出版自由、学术研究自由等并不是在可移交罪行范围,所以就算香港人在香港犯了香港法律,都只会在香港审理。如果香港人犯了内地法律,就要先符合指定的37种罪行和7年监禁门槛。   对涉案者在可移交罪行,在法例上有严格的规限,所以港人在香港行使言论自由,批评内地政府或对内地时事、社会发表意见并不会构成被移交的理由。   三、害怕程序被滥用沒有保障   如果真的因涉嫌犯罪而启动了移交的呈请程序,当然不是要遣返就立刻可以遣返,某司法区(不论是内地、加拿大或菲律宾)申请移交涉案者都要遵循一定程序。在一些情况下港府或法庭都可拒绝这些司法区的申请,涉案者都不会被移交。例如要合乎「双重犯罪」原则,即是涉案的罪行在香港也是一项罪行,如果该行为在港不是罪行,就不能移交。另外「禁止一罪两审」原则,即是同一罪行获裁定无罪或被定罪,而已在某地方审讯的罪行不能在另一地方再审。除了这些原则,还有规定禁制处理政治、种族、宗教、国籍性质罪行。如果当地有执行死刑,而相关罪行又涉及死刑,移交请求可被拒绝。当事人也可申请人身保护令,如果人身保护令申请被拒,还可以上诉和申请司法覆核,有需要时还可申请法援来提出司法覆核。   所以如果是奉公守法的市民,沒有在内地(或其他司法区)犯上可判7年的罪行,其实担心甚么呢?怕随机的在街上被拉被锁然后即日被送走?这有可能吗?这会是甚么的世界?反而不通过法例,就让犯罪份子留在香港人的身边,大家会觉得更安心吗?

2019. 05. 21

借镜歷史自豪不骄 造就一个新时代(撰文:林冠良)   青年是社会的未来,一个社会是否有朝气、有动力往往都是从年轻的一代来看。然而随着社会的经济和文化发展,每一代都有独特的价值观和人生观。例如日本管理大师大前研一在《低欲望社会》一书中说到日本新一代的年轻人满足于现状,安稳的住在父母家中,饿时一个杯面,平日只求有手机或电脑上网就可活在个人的世界中,对职业生涯沒有向上爬的动力、对困难沒有意志去克服、对社会更沒有远大理想抱负,是暮气沉沉的一代,因此担心日本的经济和竞争力每况愈下。香港有类似的情况吗?我选择相信香港的青年人。    过去几年有些社会议题的抗争和一些激烈的冲突,青年人都扮演着积极参与者的角色。正如我们不认同一些青年人把社会问题简单的二元对立,我们自然也不应该把青年人分为爱国与不爱国,或者是建制与反建制, 青年人思想单纯但不一定简单。好像在反叛期的子女,总会做些令父母哭笑不得,甚至故意激怒父母的行为,父母可能觉得气恼或伤心;子女内心不是真的要与父母为敌,而父母也不会改变对子女的关怀和爱心。用这一角度看,正正是在那些社会抗争中感受到香港的青年人是充满热情、活力和创意。虽然他们的理想、冲动和反叛被一些別有用心的政客以似是而非的理念误导和利用,要怪他们做错事,不如怪那些叫別人子女去冲, 却让自己子女安在家中的政客吧!   五四运动百年 国家步向富犟    就算是有正确信念,青年人的能量是不是可以无节制的释放?在一百年前,就有一群热血青年上街抗争并且谱写了中国歷史重要的一章—五四运动,其影响包括政治思想、语言文学、文化学术。当年学生上街高举着「外争主权,内除国贼」的口号和诉求都是出自保护国家领土完整、抵抗外敌侵犯国家尊严的爱国情怀。运动像星火般蔓延, 令外国和国内的当权者退让,当时为了抵抗军阀政权的逼迫,一些青年学生也用上了暴力与不文明行为。亢奋延至运动过后,有些更变得不讲道理,学生被北京大学校长蒋梦麟在《西潮》一书中形容为「嚣张跋扈」, 而另一位北大校长蔡元培认为学生嚐到权力的滋味之后,欲望变得难以满足等等,都是一种遗憾。虽然以今天香港的社会形势去比较当年的情况有不尽恰当之处,但是看到这段歷史,大家也应该引以为鑑。    然而五四运动不但燃点了青年学生的爱国热情,启发了一众有识之士,也令大家明白国家积弱就被欺侮,只有犟大的国家才能给人民安稳的生活。对于中国的文人学者, 引入民主、科学等等的西方价值和各种学术思想与中国传统文化也带来冲击,破旧立新、反对传统似乎像流行服装般成为时尚。文学以新体裁和口语创作,新的政治理论和思想、科学方法和各领域的作品都不断被翻译推广,大家都想从西潮中寻求国家的出路。辗转一百年过去,今天的国家在经歷过战乱和各种政治风波后,找到了自己的道路而逐步走向富犟,而当年的青年人所期盼的民族自犟復兴也渐渐实现。   秉持正确信念 乘驭发展东风    社会要放手给年轻人尝试,而青年人也要给社会信心。今天的青年人站在先辈所铺奠的根基上,拥有的是新时代,是前所未有的机遇。这是中华民族从被屈辱中浴火復兴的一个时代。青年人有抱负的维系家国热忱、秉持着正确信念、借镜歷史教训,以自豪自信而不骄傲心态,载着尊重前辈的经验启航, 乘驭发展的东风,造就一个新时代的机遇。    诗人说「五四运动的一声惊雷把我震上了写作的道路」。五四运动过了一百年,诗人也离开我们二十年了,但五四爱国自犟的精神和诗人关爱的情怀却凭藉新一代的青年人延续。每一代人有自己的使命和机遇,这裏也借诗句和读者共勉:「青年人呵!你不能像风般飞扬,便应当像山般静止。浮云似的无力的生涯,只做了诗人的资料呵!」、「青年人呵!为着后来的回忆,小心着意的描你现在的图画!」、「光阴难道就这般的过去么, 除却缥缈的思想之外,一事无成!」。 (原文刊于《文专荟》159期「宣之言」)

2019. 05. 16

发展潮流 不进则退(撰文:林冠良)     相信很多年轻人沒有以下经验:在70年代回乡探亲,港人都会带一袋二袋的粮油食品和衣物;在80年代,除了日用品外,最难忘的是一家老少分工合作,抬着各种家庭电器如电饭煲、电视机回乡;到了90年代,则是往内地旅游,在深圳以二、三百人民币做按摩、饮茶购物,过一个吃喝玩乐的周末,也有朋友在内地置业作退休或度假之用;在2000年以后,渐渐由一出口岸就有人搭讪问「有沒有港币换」,转变到不收港币的今天。走过这些日子,感觉香港人的优越感也像是一天一天的在减弱消失。这又会不会是一些人讨厌内地甚至不以中国人为荣的原因之一呢?   把握机遇 乘势发展   不要说「北上广深」的竞争力已可媲美甚至超越香港,内地不少二三缐城市的生活水平也追近香港,个別领域例如是居住面积和绿化环境更是很多香港人梦寐之所求。改革开放40年的确使内地民生走进富足,也直接促成香港的繁荣。然而世界潮流急涌之下,不进则退是必然定律。被別人追过,一方面是別人跑得比自己快,另一个原因是自己比別人跑得慢。    眼看国家的发展策略上已提出不少目标和方向,「十三五」规划亦明确要促进战略性新兴产业蓬勃发展,信息技术产业、生物医药技术应用、新型储能装置、高端材料等等都是发展重点。而一带一路、大湾区、中国制造2025 等倡议和计划,特別是粤港澳大湾区更直接是香港未来能否继续走在中国各大城市前列的机遇。   装备自己 发挥才能    对于文职及专业人员来说,有人可能认为这些大策略与他们相距甚远、不大相关,毕竟都是老闆的投资游戏,打工仔只有被动回应,但是当机会来到时,一众打工仔在技术、知识和心态上是否已作出准备把机会捕捉呢?例如语言能力;在两岸四地以至一带一路的法律、税务、理财、会计的知识;科技技术的掌握以至生活常识,都是要累积和装备好才能在机遇来临时好好把握和有所发挥。    过去40年,大家已见证改革开放的成效,国家发展策略方向已放在眼前,香港政府、香港的老闆和文职及专业人员如何利用自然各师各法,这裏只能补上一句:「不进则退」而已。 (原文刊于《文专荟》158期「宣之言」)